鋼材市場宏觀大勢面面觀

友發鋼管集團——連續14年位列中國企業500強    丨    2019.08.20    丨    635

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加大、中美貿易戰走勢不明朗、中國逆周期調節增強、更爲寬松的貨幣政策、人民幣貶值壓力依然存在、鋼鐵産量增速等,由此構築了年內鋼材市場宏觀大勢的各個方面,成爲其*重要的影響因素。

一、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增大,各國紛紛刺激措施

進入下半年以後,全球經濟下行壓力有增無減,特別是主要國家長短期利率倒挂,世界權威組織和機構紛紛調低世界經濟增速,多數觀點認爲美國經濟將陷入經濟衰退。爲此,世界各國紛紛采取刺激措施,試圖推動經濟增長。從目前所實施的措施來看,主要是寬松貨幣政策,擴大財政支出,進行資金補貼等。其中歐洲央行行長已經給出了強烈的降息暗示。預計9月份歐央行將采取更爲激進的資産購買計劃,也就是加大貨幣數量寬松。預計美聯儲在今年9月和10月的議息會議上將降息兩次,各爲25個基點,甚至有可能在9月份降息50個基點。全球重啓寬松貨幣政策,固然有利于經濟增長,但也會催生未來資産和大宗商品價格泡沫,當然也包括黑色系列商品價格與股市資産價格泡沫,這是不可避免的,是避免經濟衰退的必要成本。

二、中國經濟遭遇外部逆風,逆周期調節力度勢必增強

今年中國經濟的*大逆風,就是全球經濟增長遇阻後貿易保護主義擡頭,尤其是美國特朗普政府主動挑起並且加碼貿易戰,並且向“技術戰”和“貨幣戰”擴展。正是因爲如此,2019年前 7個月全國鋼材出口量同比下降2.9%;機電産品出口金額同比也僅增長6.1%,比去年同期增速回落了8.5個百分點。機電産品出口增速的急劇回落,對于國內耗鋼制造業産生了較大壓力,致使今年前7個月全國汽車、鋼質船舶、機床、發電設備、冰箱、洗衣機、空調等産品産量同比下降,或者同比增速回落,從而削弱了鋼材需求。受其影響,預計今後中國逆周期調節勢必增強。除了進一步改革開放、擴大居民消費外,增強補短板的基建投資與制造業投資,仍將是刺激經濟增長的重要抓手。從需求結構來看,逆周期調節力度增強以後,鋼鐵行業的受益會更多一些。

三、化解經濟下行壓力,財政與貨幣政策雙管齊下

更爲積極的財政政策與較爲寬松的貨幣政策,無疑會是決策層逆周期調節的重要方面。現今更爲積極的財政政策已在路上。財政部統計數據顯示,今年前7個月,全國財政收入同比增長3.1%,財政支出增長9.9%。其中減稅效果顯著,1-7月全國稅收收入僅增長0.3%,增幅同比回落了13.7個百分點;而同期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同比增長9.9%,增幅同比提高2.6個百分點,保持了較強的支出力度。在降稅減費的同時,財政支出提高力度,將有利于中國經濟的健康發展,預計其積極效應將會在鋼材市場上逐步顯現。

較爲寬松的貨幣政策方面,雖然我們強調中國貨幣政策以我爲主,當前利率水平合理,但在全球央行普遍降息的大環境下,以及其他方面因素影響,預計人民銀行亦會“與時俱進”,實施更爲寬松的貨幣政策,包括降准與降息都有可能。

四、人民幣適度貶值,整體利好鋼材市場

進入今年二季度後,人民幣對美元彙率貶值速度加快,尤其前不久人民幣對美元彙率破七,原因主要是中國經濟下行壓力、美國特朗普政府挑動與加碼貿易戰,以及美聯儲迫于美國政府壓力降息等。由于上述市場因素依然存在,因此今後人民幣對美元彙率依然存在一定的貶值壓力。當然,這種貶值壓力是有限可控的,絕不會導致人民幣彙率的一瀉千裏。

被市場力量推動的人民幣對美元彙率的適度貶值,整體上利多中國鋼材市場行情。主要是增強中國鋼材的出口競爭力,包括其直接出口與間接出口兩個方面。同時,也會提高冶煉原料與能源的進口成本,形成鋼材價格支撐。

五、限産對于供求關系形成短期影響,整體看鋼鐵産量增速仍較高

一段時間以來,“限産”成爲鋼材市場行情的反複炒作題材。其實,上述題材對于短期的供求關系有較大影響,例如7月份因限産粗鋼日産較上月下降16.9萬噸,市場供應壓力有所緩解;但從累計數看,全國鋼鐵與鋼材産量並沒有受到抑制,反而是高歌猛進,增速甚至達到了兩位數,其中鋼筋産量同比增速超過了20%。如此之高的産量供應,當然會形成市場行情壓力,特別是市場參與者們的心理壓力。

今後中國鋼鐵産量增速將會如何?關鍵點依然不是所謂“限産”,而是取決于四大因素:

一是新增先進産能。應該說,經過連續數年的産能置換,鋼鐵行業進行了巨額投資,形成了數量不菲的“先進産能”。筆者初步梳理,2016年以來,按*保守估算,全國黑色金屬冶煉和延壓加工業的固定資産投資金額已經超過1萬億元。如此巨大規模的固定資産投資,當然會新增數量不少的鋼鐵“先進産能”。而産能一旦形成就需要釋放,從而使得今後鋼鐵産量增長具備堅實基礎。

二是天氣狀況。天氣不錯,汙染物擴散條件好,鋼鐵限産力度就會寬松一些,甚至完全不限制;如果天氣情況相反,環保限産就會嚴格。總之,今後鋼鐵産量增速如何,還要取決于天氣情況,尤其是冬季取暖時期。

三是産品利潤水平。企業生産積極性從來都是與其産品利潤水平成正比。如果今後鋼材價格下降,噸鋼利潤急劇萎縮,甚至出現虧損,鋼鐵企業勢必被迫減産,至少是放慢産量增速。如果出現相反情況,價格上漲,噸鋼利潤明顯增多,則鋼鐵企業就會積極增産,鋼鐵産量增速便難以回落。

四是對比基數。從目前情況分析,上述四大因素中,對比基數引發鋼鐵産量增速回落的可能性較大。但在這種情況下,鋼材産出的絕對數量依然較高,後市壓力依然不輕。

六、中美貿易戰走向太不確定,鋼材市場震動不已

這主要是因爲美國特朗普政府反複無常,太不靠譜所致。一方面,美國特朗普政府對于中國極限施壓,花樣百出,出爾反爾。*近突然宣布對中國3000億美元輸美商品加征10%關稅率,並威脅還要提高到25%;美國財政部還將中國列爲彙率操縱國。另一方面,美國消費市場和金融市場對于中國的依賴,又迫使特朗普政府與中國進行貿易談判,企圖獲得美國利益*大化的經貿條款。這樣就使得中美貿易談判走向具有了太多的不確定性。而且這種不確定性今後還會存在,從而成爲未來一段時期內中國鋼材市場行情的*大攪動因素。在其影響之下,年內中國鋼材市場行情寬幅震蕩格局難以改變。(蘭格專家陳克新原創文章,轉載請注明出處)